[Vid] 120205 Jaejoong Fanmeet In Turkey

Chompoo

via [Vid] 120205 Jaejoong Fanmeet In Turkey.

港媒:李克强比习近平有料与开放

谁是李克强?不少人知道这位五十六岁的第一副总理是胡锦涛的爱将兼共青团派后起之秀,并将于二○一三年三月接温家宝登上国务院总理的宝座。但因为小李一向异常低调,而且他自从在二○○七年中共“十七大”晋升政治局常委后,表现乏善可陈,以致大陆政界对此“坐直升机”进入中共权力核心的下任总理所知有限。

比习近平有料与开放

其实李克强比较另外一位政治局常委、皇储习近平“有料”与开放,并熟悉国际惯例。小李是文革后第一批北大法律系毕业的高材生,英文水平不错,在校期间翻译过几本经典的英国法律教科书。八二年毕业时小李准备到美国进修法学,但因为他已被列为“重点培养对象”,故在北大与团中央领导力劝下留在北大团委发展。问题就出在小李的仕途太顺利,并未受过太大考验;而且他对其恩师、团派头头胡锦涛毕恭毕敬,言论与为官都不敢越雷池半步。小李在一九八五年当上共青团书记,九三年更升任部长级别的第一书记。九八年老胡让他去农业大省河南当省长与吸收地方经验;二○○四年他更调往工业大省辽宁当省委书记。在河南六年期间小李为了不做出头鸟,没有大刀阔斧地改革河南的落后经济与政治文化。例如该省臭名远播的爱滋村虽在他前任、左王李长春当书记时出现,但小李对这些人间炼狱视若无睹;他更有打击替爱滋村请命的维权人士之嫌。小李四年的副总理成绩单同样非常薄弱。他曾负责整顿如铁道部与几个富可敌国的能源大国企的工作,但在阻力重重下无功而退。小李近年分管包括处理房地产泡沫等宏观调控工作,他并兼任全国食品安全委员会主任。但看看大陆房价仍然高企,各发展商依然公开囤地,以及假酒、毒奶粉、地沟油继续充斥市场就知道小李功力不够老辣!

可替王光亚恶行补镬

但李克强短短三天的香港行却为这位明日之星提供了绝佳的表演平台。首先,他会替港澳办主任王光亚狠批特区公务员等破坏“一国两制”的恶行补镬。北京知识界认为,在中共高干的政治光谱里,小李较接近总理温家宝;他在北大当学生领袖时便发表了多篇欣赏普世价值、包括西方政治制度的演说。相对于其他第五代新贵,包括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来说,小李明显支持政治改革,尽管是由上而下的政改。记得小习二○○八年访问香港时,曾敦促行政、立法与司法人员要为香港的繁荣稳定“紧密合作”。他的保守言论马上引发香港大律师公会抗议:小习的训令牴触了香港行之有效的“三权分立”制度。小李如能平息港人对中南海“以一国压两制”的疑虑,除了会增强北京与特区的互信外,将为自己作为下届政治局常委开明派代表的地位打响头炮!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comment/2011/0816/-20161.html

     来源:苹果日报

PX厂崩堤冲击权力 港媒:幕后藏江系朝野

【新唐人2011年8月15日讯】14日大连的数万人抗议福佳PX工厂,现场群情汹涌,逼使大连当局答应搬迁毒工厂。不过,这家毒工厂何以在大连落成?它背后有怎样的权力支持?香港《苹果日报》认为,大连一直是中共太子党发家致富的重要基地之一,不过,更大的幕后势力或者还在背后。

2007年曾经爆发的反PX示威后,在毗邻的中石油输油管道去年两度爆炸险酿灾难。而就在大连人身边的,已运作多年的福佳PX工厂也是一颗定时炸弹。

为什么大连人对这枚存在多年的定时炸弹一直没有觉察呢?

《苹果日报》署名李平的文章认为,这正反映了厂家与当局隐瞒市民、操纵舆论之功力。而它幕后的权力大坝是如何构成的呢?

大陆《 21世纪经济报道》、《重庆晨报》等报章的调查,都指出,福佳 PX工厂投产是在〝获批试生产前近 10个月、国家公示环保验收结果前近 17个月〞,而环评报告中所谓〝 66.7%的被调查者支援专案建设〞,也找不到相关的听证讯息。

李平的文章分析,从目前的资料来看,构筑福佳PX工厂权力大坝的关键人物至少有两个:一个是福佳集团董事长王义政,另一个是辽宁省委副书记、大连市前市长夏德仁。

前夏德仁大连市委书记恶评如潮

王义政以经营房地产发迹,去年以50亿元身家名列〝新财富500富人榜〞第252位,但《新财富》杂志所列的王义政主业并不包括石化。夏德仁于2003年出任大连市长, 2009年升任市委书记,去年调任省委副书记,福佳PX工厂上马据称是他的重大政绩,也有传闻指他是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的外甥。不过,当地民众对他的恶评如潮。

在网路上有一位署名良心人的帖子对夏德仁如此评价。

书记:别人说你不〝关心〞百姓,我反对,我说你(很〝关心〞百姓)理由如下:你在位这几年,大连的保障房和经济适用房寻无踪迹,反而是商品房在大力发展起来,近日,惊闻保障房和经济适用房竟然建在棉花岛回填海区(是原大连化工厂化学废料填海区,有严重化学污染),名称叫(福佳新城),我真愤怒,你真是要害家乡父老吗?众所周知,那个地方全部是几十年的化学废料填海造成的陆地,表面覆了一层掩盖土层,这个地方绝对不能建住宅居住的,将来填埋的化学废料对在此居住人员是致命的伤害,这一点你不知道吗?你知道,你为了捞取更多的私人利益,有那么多靠近市内的土地你不建保障房和经济适用房,把老百姓赶到毒气坑中,你比法西斯还坏,丧尽天良啊,老百姓们,睁眼看看吧,我们没有被日本鬼子的毒气熏死,2010年的今天,反而被大连知府领导赶到了大连最大的毒气坑,是何居心啊。

此外,还有网民要求他公布个人及家庭财产,以及家属和亲人的工作情况:

〝敬爱的夏书记,知道你是经济学的博士,理财的高手,广大老百姓不才,想跟你学学怎样将自己的财富翻倍翻翻,您的老婆是大连银行的财务总监吧,没有你她能混到这个位置吗?您的哥哥夏德礼那可是风云人物,没有他办不了的事,也是个很热心的人,愿意给人办事,最近又给人办了个开办民营医院的事是吧,又收了些辛苦费吧?等等种种,这些行为在毛主席的年代能杀好几百个来回,你是生在好时代了啊,你的孩子在国外那个城市,拍拍良心,你的所作所为是不是一个好的共产党干部,你是一个败类、缺德的腐败分子,百姓心中有杆公平的称。

薄熙来主政大连

李平认为,大连一直是中共太子党发家致富的重要基地之一。王义政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人脉之丰沛可想而知。王义政变身地产大亨时,主政大连的是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

文章说,作为中国最大的PX工厂,福佳大化是民企领导国企,而〝石油帮〞石油帮的核心人物包括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以及现任政治局常委贺国强、周永康等,他们与薄熙来、夏德仁一样,都属江泽民的人马。由此不难想像,福佳权力大坝之巍峨。

目前,在市民、舆论的强烈要求当局公布福佳PX工厂从立项到兴建、投产的内幕。而当局为了平息民怨也只能匆匆决定停产、搬迁。但内幕却讳莫如深。

http://www.ntdtv.com/xtr/b5/2011/08/15/a574061.html

中國教育貧富分化 教師稱寒門難出尖子生

【大紀元2011年08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明綜合報道)「做了15年老師我想告訴大家,這個時代寒門再難出貴子!」近日,一名教師在網上發帖稱,現在成績好的孩子越來越偏向富裕家庭,好成績是用錢堆出來的,寒門學子輸在了教育起跑線上。有調查顯示,中國重點大學的農村學生比例不斷下滑,寒門子弟也越來越難實現「知識改變命運」的夢想。

「寒門學子輸在了教育起跑線上」

中國經濟網報道,「做了15年老師我想告訴大家,這個時代寒門再難出貴子!」講這番話的網友linyang222是一所中學老師。他稱,近兩年學校裡的中高考狀元,基本家裡條件都很好,他們的好成績是用錢堆出來的。上個月中考結束,學校有5個孩子上了重點線。他們都來自開跑車、住別墅的家庭。這個月,這幾位學生的家長們還商議送孩子去澳洲參加夏令營。

這位教師預言,不出20年,中國教育的差別將越來越大,窮人的孩子要想成績好,光能吃苦是遠遠不夠的,起跑線已經低了一個級別。 他直言其原因:「寒門學子輸在了教育起跑線上。」

此番言論在網上引起熱議。截至8月7日,原帖點擊率已經達到40多萬次,3000多個回帖,還有不少網站轉載。

「我們喪失了基本競爭的機會」

8月7日下午,華中科技大學的雷磊剛從廣州回到武漢,他還在為一份理想的工作而努力。三天前,他在《南方週末》發了一篇講述自己上大學經歷的稿子《走到只剩我 一個》。

雷磊出生在陝西平利縣一座村莊,他的經歷是眾多農村大學生的縮影。2007年,他復讀後,他以全縣第五的成績考上了華中科技大學。但是一進學校,他因為成績差遭到女同學嘲笑,就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農村的基礎教育太差了。」雷磊說。小學時,他就要走7公里山路去上課,每天早晨天沒亮就打著火把出發了,走到教室就筋疲力盡,很多學生一去學校就打瞌睡。

他們鄰近的兩個鎮每年適齡學生近千,只有五、六個人能考進縣中。而有時候,全縣一年都沒有一個人能考進全國排名前十的大學。「幾率幾乎跟買彩票差不多了。」雷磊自嘲說。他是全村第一個大學生,也是全鄉有史以來考上最好大學的學生。

重點大學的農村學生比例下降

另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近年來的高校擴招,使得中國的大學生人數顯著上升。不過,有調查顯示,中國重點大學的農村學生比例卻不斷下滑,寒門子弟也越來越難 實現「知識改變命運」的夢想。

《南方週末》日前的報道說,「出身越底層、上的學校越差」,這一趨勢正在中國被加劇和固化。教育學者楊東平主持的一項調研顯示,不僅是清華和北大,所有中國國家重點大學裡的農村學生比例自1990年代開始不斷滑落,農村學生主要集中在普通地方院校和專科院校。

楊東平主持的調研顯示,在重點高校,中產家庭、官員、公務員的子女是城鄉無業、失業人員子女的17倍。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育學博士齊森認為,目前在中國,包括農村學生在內的底層子女,即使考上重點高校,也越來越難實現 「知識改變命運」的夢想。

《長江日報》的相關報道說,《當代中國社會流動》研究報告表明,目前中國處於社會優勢地位的階層,其子女職業繼承性明顯增強,幹部子女當幹部的機會為常人的兩倍,階層複製的現象正在形成。

本文網址: http://epochtimes.com/b5/11/8/8/n3338438.htm

从动车事故处理方式看中共集权统治(余英时)

2011-08-09
我现在要讲这个温州动车追尾事故,不是讲这件事情本身。这个所谓动车追尾事故是共产党体制的一个直接的反映、一种体现,有这样的事故。事故会有的,撞车全世界都有。是说何有这样的撞车,是共产党体制的一个直接的反映。

我们知道现在欧洲和日本,是最早有这样火车的,子弹快车。这种子弹快车,在日本实行50年以上了,50年以来日本绝没有一个快车事故导致死亡的,所以这是非常安全的。共产党事实上是盗用了日本跟德国技术。火车头要赶快埋起来,埋起来的原因就是怕日本记者发现原来是偷日本的,它不肯公开承认。

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引起大家怀疑它不止是科技偷了别人的问题,而且可能是隐藏事故出现的原因。

以为把火车头藏起来,人家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了;你说是闪电的结果,那别人也只有接受了。所以共产党这个体制里面造成的一个灾害,这个灾害不是普普通通的火车灾害了,我要把这件事情跟毛泽东的好大喜功、特别是1958年大跃进饿死全国三、四千万人这件事情联系起来。

毛泽东当时也就是要造成全世界最大的最快的一种方式,中国从一个很落后的社会一下子跳到比苏联还要先进的一个共产主义社会,所以人民公社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而那个事件当时有一个民主评论家张奚若,就批共产党是好大喜功;毛泽东不但承认而且还引以为骄傲,说“我们这是好社会主义之功”。所以好大喜功是在共产党因为它一党专政、可以为所欲为、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限制它,在这个情况之下发生的。

所以现在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是一样的,所以它要在短短几年之内造成世界最大的快车系统,引以为骄傲,共产党光荣之一。共产党一向是以“伟、光、正”,就是伟大、光荣、正确,自吹自擂的,现在刚好可以证明。

结果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个事情也可以说有必然性。因为这里面本身就是共产党一党专制之下,它铁道部实行这个东西就有许多欺骗在里面,等于滥用权力,搞得民穷财尽一样。

它这个办法就是,它的铁道部长刘志军已经被解职,他把他几百亿钱都是让他的朋友去接管这些建筑计划,所以造得非常粗糙,火车有时候几小时在铁道上停着不能动,那是常常发生的;在北京、上海也常常发生的;窗户也打不开,闷得不得了,所以大家已经对这个怨声载道,再加上这次事件,那真是震动全国。

这件事情引起的后果,也是非常之大。灾难发生以后,共产党信用可以说是全部没有了,老百姓完全不相信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故发生,而且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对事故没有交代。

因为共产党也照大跃进的办法,饿死几千人是三年的自然灾害,反正往老天那里去推托;这次就是往闪电打雷把它的信号系统搞坏了,我在报上看到,外国专家、新加坡的专家都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

孔子所谓“民无信不立”,这个“信”字在共产党的中国老百姓面前,是全部失去了。这是无可追回的一种最大的损失,共产党再想有信用,那是很难的了。

现在它只能用暴力。这个事情出现以后,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全国都在报道,包括中央电视台都有过报道、评论、批评,各个报纸更是勇往直前。直到四、五天以后,中宣部才下令禁止。

但是,就是下令禁止以后,许多记者还是不顾一切,最后是万万不得已,是写的东西登不出来。《南方都市报》有个记者就说,今天晚上是几千万的人写的报道,都在报上出不来了。

所以从这种种可以看出来共产党除了用这个暴力禁止报道以外,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让老百姓相信。所以老百姓现在也并不相信,你可以在报纸上禁止,可是网路上太多了;太多到一种程度,你已经没有这么多人去应付了。所以最近对共产党的批评是最严厉的、最可怕的,弄得不好就变成一个导火线,也就是第二个天安门事件的这种趋势。

所以共产党非常紧张,维持一党专政,唯一的办法就是谎言。而一些内部的权力斗争也在这里发现,所以温家宝最早就表示要公开、要透明化,在28号到了温州记者招待会,我们在电视上都看到的,也特别强调一定要调查到底、一定要让人民相信为止。

可是温家宝的这番谈话在共产党的报纸上,尤其是电视上,根本没有出现过。出现报道温家宝在温州讲话的,是香港的电台,也就是香港的外国电台,而不是中共的电台。所以,可见温家宝这个声音,也就是等于当时在六四时代赵紫阳的声音一样,里面有一大批人是抵制这些的。

所以我们知道这是共产党体制逼成的这样一种事件,一起处理事情的方式。所以这不是说任何一个人为的小错误,发生了事故,然后我们就说赖在共产党身上,不是如此。我们经过分析就可以看得出来,特别是高速度的东西,更是要非常小心。所以共产党的制度、体制没有变化,集权统治依然如故,在这件事情上完全显露了出来。

from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yys-08092011101831.html

美债危机 泄露北京秘密(陈破空)

2011-08-09
7月31日,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终于达成并通过债务上限协议,总统随即签署法案,批准该协议。美国暂时度过债务信用危机,全世界松了一口气。

然而,鉴于这一协议,历经美国共和与民主两党长达几个月的激烈争议,几乎临到利息偿还期限的最后一刻才达成,引发整个世界的紧张和焦虑。

8月5日,国际权威评级机构—美国标准普尔公司,将美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从最优的AAA降为次优的AA+。

这是该机构对美国信用的首次降级,各国普遍关注,对美国、乃至世界经济前景,不免担忧。各国股市也由此经历一番重挫。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但各国舆论也理智地评判:尽管美国信用被降级,AA+仍不失为一个优秀评级,“美国国债仍然是全球投资天堂。”

持美国国债第二多的日本,表示,完全没有抛售美国国债的打算;多数欧洲国家、以及澳大利亚等国,则声明,信用降级不影响它们对美国经济的信心;台湾和香港也表示不受影响;印度、韩国和新西兰等国,虽表达了忧虑,但尚属于温和的忧虑。

唯独中国,北京方面,表现得怒气冲冲、怒不可遏,以最高分贝,猛烈抨击美国。

中共官方喉舌,诸如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连篇累赘地发表文章,措辞激烈而情绪激动。

中共指责美国“依赖主要顺差国的深口袋去填补其财政赤字的窟窿”;奉劝“美国应该戒掉‘债瘾’”;宣称:“美国借钱从自己制造的烂摊子中逃脱的日子已经结束”;“美国主权评级神话被打破”;等等。

北京的暴跳如雷和声嘶力竭,从一个方面,可以得到理解,那便是,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居世界第一,目前达近1.2万亿美元,因美元贬值和美债评级下降,中国的外汇资产浮亏已达3000亿美元。

但,这不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中共经济政策的失败?实际上,国内学者已经开始批评中南海在经济上的“简单主义”,过度迷信和依赖美国国债,自我落入“美元陷阱”。而早在多年前,国内外学者就已经警告中南海,如此而为的风险,但中南海一意孤行,愈陷愈深。

北京对华盛顿气冲牛斗,除了对自家损失的恼羞成怒,还有阻止国内学者批评中共当局的企图,尽量转移斗争矛头。中南海把美债问题上升到政治高度来说事,更将这一心机暴露无遗。

中共喉舌声称:“美国和欧盟所处的经济困境是由于西方民主制度的政治功能失调造成的,华盛顿并不是掉进了经济泥坑,而是摔进了政治陷阱。”又说,“美国国内的选举政治绑架了全球经济。”

北京借此攻击美国政治制度,固然是顾左右而言他,掩饰中共自身决策错误;但又是趁火打劫。

中南海很清楚,中共自己掌控媒体,其所说所写,主要对象,都是中国民众,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对中国民众的洗脑、或趁机洗脑。把美国的经济危机扭曲为“美国政治制度的失败”,乃是中南海的一箭双雕。

美债危机和北京的高声叫骂,不经意间,却泄露出中共经济行为中的多个秘密。

其一,一个人均收入还仅仅排名世界百位左右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居然大举借钱给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美国),这等对外政策,说得轻一点,是“极不合理”,说得重一点,是“极其愚蠢”。正如国内学者批评:中国人民的血汗钱被政府随意处置。

其二,中南海长期压低人民币汇率,其主要手段,就是从出口渠道换取美元,再用这些美元购买美国国债。

今日之苦果,就是长期压低人民币汇率与不断增持美国国债之恶性循环的结果。而今,面对美债危机,无须外界压力,中共恐只能走上放宽人民币汇率的道路,只是,时间太晚,代价太高。

其三,中共大规模购买美国国债,维持了美国长年的低利率,在恰恰是形成美国房地产泡沫、进而酿成美国金融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

换言之,全球经济危机,可以责难美国的举债政策,更应该责难中共的借钱政策,二者缺一不可。全球经济危机中的北京责任,无可推卸。

至于在大举购买美国国债过程中,中共高官们联手捞取了多少个人回扣,又是另外一个秘密。(曾短暂披露、旋即遭封杀的维基解密相关资料,有待重新启封。)

而所有这些北京秘密的要害,还在于,中共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直接地,有利于政府(拥有和掌握巨量外汇储备,高达3.2万亿美元,高居世界首位),而不利于人民(削弱中国民众的消费力),人为制造国富民穷。借助这一经济手段,中南海之目的,是强化政权、弱化民众,确保中共“长期执政”。

由此,也可以解释中共相关经济政策的自相矛盾,比如,一方面高喊“发展市场经济”,另一方面,却反对和拒绝私有化(吴邦国及其新“四人帮”的“五不搞”之一)。

而中共反对和拒绝的这个“私有化”,主要针对人民,至于中共官僚资产的私有化,不仅例外,而且大行其道。拒绝公布官员财产的背后,是官场腐败均沾、利益均沾,以便大小官僚“同舟共济”,共同守护这个贪腐政权。

from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pk-08092011121401.html

倚天剑:中共建党建军建国“伟绩”和真相

【大纪元2011年08月06日讯】在中国共产党诞生九十周年之际,中国政府隆重推出花费巨资拍摄的宣传大片《建党伟业》,受到许多在海外留学和工作的大陆莘莘学子及小资白领们的热捧,纷纷在网上发表文章,大谈自己看片的心得体会和深受感动的人物情节。

其实,中共的这些轰轰烈烈的建党伟绩我们从小在大陆已经学过无数次了。就拿我来说,幼儿园大班时老师就讲过“一大”的故事和上海嘉定的那艘用来开会的著名的船。小学二年级开始有正式的政治课,首先遇到的就是“中国共产党党史”。进入初中又学了一遍党史。高中再学党史时,我已经能够脱口而出党史中的各个重要日子和细节。高考的政治科目我拿了高分。

出乎我意料之外,走进金色的大学殿堂并没有免除学习党史的义务,反而变本加利,一切重新学起。政治课上老师会点名,旷课要扣分,党史成绩记入GPA。在这样不厌其烦的反覆灌输下,我不知不觉地成为党史专家。政治课以外,我从小还读毛主席语录和诗词,还看各种革命回忆录和红色小说,党史教条变得愈加生动具体有趣,甚至在我脑海里形成条件反射,直到我出国留学为止。

等我在美国拿到学位找到工作后,有了点闲工夫,于是重新打点过去在大陆学过的政治和历史常识,阅读了许多哲学、历史、经济、文学方面的名著和资料,对中国共产党的来龙去脉有了进一部的了解,从中总结出一些新的看法,在这里就抛砖引玉,欢迎看过《建党伟业》的同胞们提出意见,指出缪误之处。

中共的“党史”是一个层累的撒谎过程,和实际情况关系不大。

就拿今年是中共诞生九十周年这件事来说,当时共产国际的机关刊物和它派来指导中共召开“一大”的苏联人马林(G.Maring)都权威地指出,中共是在一九二零年八月成立的。

常识告诉我们,一个党成立以后党员人数增加到一定数量才会召开代表大会。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的具体过程是:一九一九年列宁领导的苏维埃政府成立为莫斯科服务的“共产国际”,即“第三国际”。一九二零年二月,布尔甚维克夺取中西伯利亚,打通跟中国的陆上交通。四月,共产国际派遣间谍维经斯基(Grigori Voitinsky)到中国。五月,共产国际在当时万商云集的大都市上海建立秘密据点和电台,并且开始在中国物色代理人。维经斯基找到当时年仅四十岁的陈独秀,提出在中国建立共产党,莫斯科负责活动经费,他当总书记。六月,维经斯基向共产国际回报陈独秀同意出头联系在中国各城市中的年青“革命者”组党。八月,中共成立。中共官方把中共诞生日算在第二年的七月一日,可能是为了掩盖历史上中共是苏俄为颠覆中国政府损害中国利益而出钱建立的秘密组织的事实。也可能是为了给毛泽东的头套上炫丽的光环,因为当时年仅二十八岁的毛泽东出席了中共“一大”,可以算作她的创始人之一,进而名正言顺地宣传毛泽东缔造了中国共产党。

实际上,中共“一大”的召开日是一九二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并非中共上上下下曾经一口咬定的七月一日。当年中共在延安学习了苏联《联共党史》突出和歌颂斯大林的写作方法后,开始如法炮制自己的“党史”。在为党定“生日”时,无人记得“一大”召开的准确日子。最后毛泽东拍板决定,“一大”是在七月一日举行的。于是党的故事就从那天讲起,所有中共官方出版的书籍、文件、回忆录都言之凿凿地“记载”中共第一次代表大会是一九二一年七月一日在上海召开的,中国民众就这样被愚弄了几十年。

因为中共出版“党史”的目的是洗白自己听从苏联指挥、不惜牺牲中国利益、采取各种阴谋和暴力手段夺取政权的这一段并不光彩的历史,所以在提到中国当代史上的重大事件时,不惜笔墨编造出种种五花八门的美丽神话和梦幻,以便隐瞒历史真相。虽然人们稍作思考,就会发现党史在许多地方不近情理不可信,但是还有无数天真的中国人上当受骗。最著名的例子也许是毛泽东是一个伟大的“军事家”的神话。党史反覆强调和渲染毛泽东在中央苏区亲自指挥红军,以所谓“游击战”和“运动战”的战略战术屡战屡胜,打破人数优越的国民党军队对红色根据地的第一、第二、第三次军事围剿。甚至一些聪明绝顶的大陆知识份子也被中共的宣传搞得半信半疑,毛主席还真是个罕见的军事天才,神机妙算,能够事先猜到敌军的意图和动向,什么时候进攻,兵力多少,什么时候撤退,哪条路径。可是最近中共报刊自己披露,红军在第一次国共内战时期掌握了破译国民党军事密码的技术,对国民党军队的调动和部署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集中优势兵力打埋伏战和歼灭战。确实,当时不仅红一方面军的毛泽东“料兵如神”,红二方面军没有文化、拿两把菜刀起家的贺龙也“犹如神助”,所向无敌,并且红四方面军的张国焘也是指东打西战无不胜。中央红军第四次反围剿时,在自认没有军事才能的周恩来的指挥下,照样打得国民党部队落花流水。

但是当第五次围剿开始时,蒋介石听从德国军事顾问的意见,换了军事密码,中央红军、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都立刻变成无头苍蝇,打仗不知南北。三支红军连吃败仗,一溃万里,北窜到苏蒙边境建立新的根据地,依膝于苏联足下苟延残喘。而提前出发的由方志敏率领的红军先遣部队和徐向前的红军西路军也都不再有“用兵如神”的本领,竟然分别被地方武装聚歼。毛泽东到达陕北后就没有具体指挥过打仗,所以他的“军事家”头衔是中共自封用来欺骗不明真相的中国民众的,读他“军事著作”的世界各地丛林中的共产党武装也没有靠此取得过政权。

“党史”为了极力掩盖中共是苏联安插在中国内部为其服务的犯罪组织的事实,喜欢煞有介事地渲染毛泽东和斯大林之间有种种“矛盾”,暗示自己是独立自主的共产党,而不是莫斯科的代理人和马前卒。

新公布的苏联档案告诉人们,中共和苏共之间没有什么纠纷,它们之间是上级党组织和下级党组织的关系,毛泽东这个下级必需服从斯大林这个上级,但是上级组织也拨给下级组织活动经费,派遣参谋顾问,安排人员培训。

党史闭口不谈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的“南昌起义”并非是中共内部自发的决定,而是远在莫斯科听从斯大林指示的共产国际的主意。起义由苏联顾问库马宁(M.F.Kumanin)直接指挥,进军汕头去接受苏联船只运送的武器,一路上部队逃掉了三分之一,最后彻底失败。中共和周恩来只是提供和充当南昌起义的炮灰和打手以及跑龙套的角色。这就是中共的建军真相。这个日子以后成了中共大肆宣传的“建军节”。由此可见,中共建党和建军都是苏联人直接策动和组织的结果。

毛泽东绝对服从斯大林这一历史事实在“西安事变”中也可看出。毛泽东开始时极力主张杀掉蒋介石,他可以趁乱出兵陕北,夺取全国政权。但是斯大林却指令中共立即放蒋介石回南京以便领导中国“抗日”。毛泽东只好听从斯大林,和他的死敌蒋介石合作“抗日”。中共报刊现在也承认毛泽东一开始不愿意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从“西安事变”以后发生的历史事件看,便可理解当时斯大林为什么要保护蒋介石。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侵占北平和天津,但是蒋介石没有对日宣战,因为他不想把日军引向南方而打一场全国战争。而实行蚕食政策的日本也不想把战火烧到华北以外的中国内地,这样做需要大量军队和人力。早已当上苏联间谍的国民党京沪警备区司令张治中在苏联大使鲍格莫洛夫和武官雷邦的指示下,八月七日指令驻守上海虹桥机场的部队开枪打死日本海军陆战队官兵各一,然后给一个死囚穿上中国军队的制服,开枪打死在机场门口,以造成日本人首先开火的假象。但是日本人还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张治中一意孤行要以这个藉口在当时中国的经济心脏上海向日本人发动海陆空全面进攻,把蒋介石拖下水。蒋介石不得已把国民党在全国一百八十个师中最精锐的七十三个师投入淞沪战场,四十多万军队几乎损失殆尽。于是,中日战争终于全面爆发,斯大林再也不用担心日本人北上进攻苏联了。他终于利用上蒋介石。张治中在自己的回忆录里提到早在一九二五年他就向周恩来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

所谓林彪的“军事天才”是中共党史精心炮制的另一个神话,目的是掩饰中共在第二次国共内战中取得胜利的真正原因。抗战胜利后,林彪从苏联秘密进入中国东北,那时他拥有近一百万人的军队,大部份是投降的伪军,武器是苏联人移交的日本关东军的精良装备,飞机、大炮、坦克、军车、轻重机关枪等等应有尽有,并且还有数千名苏联军事顾问和十多万北朝鲜人组成的部队。即便当时林彪的部队如此强大,但在杜聿明指挥的人数少于他的国民党军队的进攻下却节节败退。在四平攻防战中,他丢盔弃甲,解放军的颜面被他扫尽,他的军事天才不见踪影。最后他被杜聿明的部队逼到松花江北面,仅仅凭藉松花江天险和苏联人支持才站住脚跟。

那么国民党在东北为什么失败呢?因为蒋介石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地任命卫立煌为东北“剿总”总司令。当时美国人非常欣赏卫立煌,认为他是“自由派”人士,极力推荐他,蒋介石为了讨好美国人在一九四八年一月让卫立煌统帅在东北的五十五万国民党军队。美国人不知道卫立煌曾在一九三八年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毛泽东在一九四零年报告莫斯科说,中共请卫立煌暂留国民党内,待机行动。卫立煌被蒋介石任命为总司令时,人在巴黎,于是他立即与法国苏联大使馆联系,通过他们和中共互通消息。毛泽东得知后,不失时机地命令林彪发动所谓的“辽沈战役”。林彪这时才在“当代吴三桂”卫立煌的配合下,打下几座大城市,消灭卫立煌送入共军口袋的几个国民党兵团,从而控制了全东北。林彪的一百三十万人的第四野战军然后像明朝末年的清军一样,潮水般涌入关内,马不停蹄,一直打到海南岛。“党史”曾经捧上天的林彪搞出来的步兵战术“一点两面”、“三三制”、“四组一队”、“三快一慢”等那时候的任何一本步兵操典都有比这些原始口诀科学得多的战术内容。假如卫立煌不是苏联间谍,中共是否能够夺取全国政权?这就像问如果吴三桂没有投靠清朝引狼入室,满族人是否能够占领中国的问题一样无法回答,因为历史不能假设,中华民族的历史永远是用老百姓的血泪和尸骨写成。直到今天,中共党史仍然只字不提卫立煌在东北共军取得胜利所起的关键作用,仍然坚持林彪的“军事天才”的神话,继续愚弄百姓。

我们知道国民党军队的崩溃是由于东北战场失败引起的,这个失败直接导致傅作义率领的六十万国民党军队投降中共,傅作义曾经把聂荣臻的华北野战军打得毫无招架之力。这以后国民党军队就兵败如山倒,直至蒋介石撤退到台湾。

中共占领东北和华北后,停止了国民党政府发行的货币的流通,因而收缴积累了海量的作废货币。毛泽东为了加速国民党政权的垮台,不顾国民党统治区人民的死活,下令把这些货币秘密运到江南,让地下党用这些钱抢购生活必需品,引起物价飞涨。中共党史却说物价飞涨是因为国民党贪污腐败、滥印货币造成的。现在中共的一些出版物透露,解放前夕上海的中共地下党人人都是大富翁,家里的钱花也花不完。中共建国后虽然饿死过几千万人,但是毕竟爆炸了原子弹和氢弹,有了导弹,卫星也上了天。中共又连篇累牍地宣传钱学森和邓稼先是天才科学家,目的是掩盖中共制造原子弹、氢弹、火箭、导弹的工厂和设备及其完整的设计图纸都是苏联提供的事实……